【一路走来】华光女生蓝美慧

2017年3月

〈家乡〉
1991年,我来到了这个世界。我的父亲,作为村子里唯一一个读过高中的人,他给我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– 美慧,希望我能长成一个美丽而充满智慧的姑娘。尽管在我未出生前,他一直以为我是个男孩。当看到我是女孩的时候,他并没有减少对我的爱以及心中的那份期望。而这,便是我幸运人生的开始。

我的家乡是一个特别美丽的地方。在那里,有高大的石头山,有四季常青的树木,有白云漂浮的蓝天,有清新的微风,还有一群热爱生活、勤劳的人们。唯一的两个不足是那里没有河流,干旱季节会缺水;再者,就是缺一条路,一条通往外面世界的大路。村子里的人们每年都在加大自家的储水池,久而久之也就渐渐解决了缺水这个问题。但路,还是只有那条迂回的山间小道。人们世世代代在那条路上来回走着,没有退路,亦无出路。

小时候,父亲就对我说,要想摆脱来回走山路的痛苦,就要好好读书。透过家里那台画面不清楚的黑白电视机,我也听到了很多类似「知识改变命运」的话语。虽然那会儿我不知道所谓的改变命运是什么,但我明白读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。于是,尽管每天需要来回走将近三个小时的山路去学校,我都坚持了下来,甚至到后来唯一的小伙伴因她家里说「女孩要帮助家里料理家务」而不再去上学,我一个人还要继续走下去。我的姐姐,读完初中后也回来帮忙料理家务了,尽管这不是父母要求的,而是姐姐为减轻父母负担而自己选择的。那一刻我才知道,原来阻隔断人们通往外界道路的不只是大山,还有那些印着伟大毛主席头像的纸张。

奔跑在上学的路上,望着跌倒后被打翻的空饭盒,听着山间树木随风摇晃而发出的类似雨声的沙沙声,我迷茫了。我常常在想,外边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?就如当时语文课本里的那篇课文:山的那边,到底是什么?

〈华光女子高中〉
2004年,我读小学六年级。有一天,我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,见到了一位面带微笑的慈祥的女士。「你好,我叫刘光华。」她向我伸出了美丽的右手。我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,但还是不由控制地慢慢伸手去握住了那只温暖的手。正是这只温暖的手,把我从大山里拉了出来。她把我带到了南宁,带到了她为贫困女童所创办的华光女子中学。从此, 我人生的道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那是我第一次走进城市,第一次看到大山外面的世界。原来,山的那边,不一定是山。可以是高楼大厦,车水马龙,拥挤人潮。初次踏入华光校门,就看到了一行「我行,我绝不比别人差」的字眼。那是华光的校训,也是接下来陪伴我走过了很多困难的一句话。我那时普通话不标准,常常闹出很多笑话。于是,我在课余时间自己再次把最基础的拼音又重新学习了好几遍,终于矫正了自己的发音。在老师和同学的鼓励下,我尝试去做班干部,参加学生会,参加学校舞台剧《阴道独白》的演出。自信心也在这些锻炼的过程中慢慢增长,未来的路也因此变得更清晰了。

当时沉浸在幸福当中的我,也没太认真去想过华光这个平台的存在有多么困难,直至2005年末华光濒临倒闭。爱心铺成的道路,是需要众人持续的支持的。当支持的力量不够的时候,平台也就随之土崩瓦解了。几百个人的学校,有的人又回到山村里去了;有的去打工了。我与剩下的八十几个师生仍坚守阵地,在南宁市街头义卖义演,开展拯救梦想摇篮的行动。终于,在2006年春天,香港「苗圃行动」对华光伸出了援助之手,并重新搭建这个贫困女生梦想的平台。很荣幸,我没有错过那段艰难的岁月。正是那些时光让我明白,我所有幸运的延续,都是因为社会上的大爱。感恩且感激着那些为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们。

华光的教育让我明白,要做一个自立自强的女性,一个知恩感恩的人,一个对社会发展有益的人。

〈孟加拉国国家乡〉
2010年,我考大学了。很幸运地,我被坐落在孟加拉国国的亚洲女子大学 (Asian University for Women,下称AUW) 录取了。异国他乡的求学之旅夹杂着各种艰难及惊喜。初到孟加拉国国之时,着实被这个国家的情况给吓着了。街上有很多小孩在乞讨要饭,高楼大厦边总会围着不起眼的贫民窟。相比之下,第一次,我感觉到自己是多么幸运和幸福。不管是在华光还是AUW,所有人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着 – 为女性提供一个公平的、展现自己才能的平台。我很珍惜这样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。尽管当时刚到AUW的时候,几乎完全听不懂同学和老师说的英语。别人用半个小时写完的作业,我可能要花上一个晚上的时间。因为紧张,自己嘴里能蹦出的只能是断续的英语单词,而不是一个完整的句子。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足,每天下课之后,我便把自己关在图书馆里。第二个学期,我把所有科目的成绩都提高到了A以上,我的文章也相继被选入了《AUW年度最好文章选集》。那一段奋斗的日子,成为了我人生中一笔特别宝贵的财富。那段时光让我明白,或许,你可能不是最优秀的,但只要你肯付出和努力,你一定会比你想象中的更优秀。

除了学术上的提升之外,通过与同学的交流,我还学习到了亚洲各国不同的文化,了解彼此的不同,并尊重差异。这也大大开阔了我的眼界。学习之余,我经常去学校附近的贫民窟教那些孩子学英语,将大爱传承。那些孩子们纯真的笑脸告诉我,使别人快乐最快乐。此外,我在暑假期间做了一个到云南做英语支教的项目,并获得到L’Oreal (China) 总部和日本UNIQLO总部实习的机会。这些经历让我学到很多在校园内学不到的东西,也为我后来毕业后踏入社会奠定了一定的基础。

2015年5月,我以最高荣誉毕业生的身份从AUW毕业了,告别了连续生活5年的孟加拉国。所有记忆,均化为心里的一股力量 – 好好生活,好好做人,做一个好人。

〈上海〉
回国之后,我拉着行李箱,踏上火车,孤身来到了上海。我相信,作为国内对世界开放的一个最大的窗口,上海会带给我无限的可能。虽然每天上下班地铁公交都很拥挤很辛苦,虽然现在工作的地方还是一个小型的公司,但是每天都能学到不同的东西,见到不同的人。沉下心,积累经验,为下一步的发展做准备。因为我深知,机会一般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。

如今回头一看,一路走来,充满着很多离奇而温暖的故事。转折与梦想,都从华光开始,从爱心开始。一点一滴,铭刻于心,感恩于怀。相似的故事,还会继续。我会将这份大爱传承,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。我坚信,爱心之路,永无止境。只愿,好人一生平安。